用煤炊事雜憶

2019-05-16 07:30

           廣州市在1957年前,民用燃料仍以木柴為主,根本沒有民用燃煤供應。木柴以松柴為主,用大樹木劈成破片,為了易燃還可以劈成小枝,用作做飯,炒菜,但若要煮粥,煲湯,則用扭紋柴或結節柴更耐燃,湯滾後,用一大塊結節柴或橫紋柴來煮,能燒很久,無需勤勤添柴,此乃其優點。橫紋柴由於沒有順紋,故很難劈開,所以常留一大塊。而雜柴則是各類木柴的枝幹,鋸成圓枝,煮食時無需再加工。各類木柴常用竹箍作束捆札後便於運輸到柴店。

          但自1958年後,由於搞大煉鋼鐵,亂砍亂伐,破壞森林生態,木柴供應緊張,很難買到,而且凭証供應。過去的柴店轉為經營燃煤為主,賣柴為輔,但需求量大,雖然實行北煤南運,仍供不應求,所以南方各省為緩解燃料緊張,加速開採本地煤礦,但南方的燃煤質量欠佳,多屬貧煤或瘦煤;還定量供應,煤粉較便宜,但挑回家後需自己澆水捏成煤餅晒乾後備用,如想省力,購煤店供應的蛋形煤球,價格比煤粉畧高,但回來後無需加工。但此類燃煤質量差,每次生火要用大量柴枝,整個廚房濃煙滾滾,刺激眼淚鼻涕如泉水湧出。點著火後火焰不夠猛,如等著煮早餐吃完上班,真是急死人。用完後封爐不慎容易熄火,晚上下班回家要再次生火,眼鼻再次受罪,總之非常不方便。到了1960年中期,新一代蜂窩煤研制成功,蜂窩煤為圓形,直徑約五公分,高約四公分,其橫斷面有十個垂直通氣孔,類似蜂窩,蜂窩煤分為有煙及無煙兩種,都容易點燃,無需再受昔日為點燃蛋形煤球時,廚房濃煙滾滾,眼淚與鼻涕同流之苦。

         蜂窩煤火力較猛,維持時間長達兩小時,若用特制的蜂窩煤爐,爐門上有閘門可開大或縮小,以控制空氣流量,來調節火力的强弱,晚上睡前加一個新蜂窩煤,然後把閘門關到最小,上置水壺,翌日一起床,就有熱水洗盥,打開爐門,可煮早餐,燒開水,省去往日要生煤爐的時間和困苦。離家上班前,添加一個新蜂窩煤,關緊爐門直到晚上下班回家,打開爐門,做晚餐,燒熱水都非常方便,只要細心操作,煤爐永遠不會熄滅。蜂窩煤及蜂窩煤爐的問世,是當年對家庭炊事的重大貢献。

         寫到這里,使我回憶起抗日戰爭時期在重慶南岸黃角埡新市場居住時,我家用的燃煤要到十多公里外的"老廠"集市購買,當成交後,販賣者用驢馱著送到我家,這種煤塊外表微發亮,容易敲碎成小塊,用少量柴火即點燃,火焰旺淺藍色,除非燃盡,否則不會自動熄滅。這種燃煤應屬於焦煤或肥煤分級,屬優質煤。從而可知四川盆地比廣東蘊藏著豊富的煤炭資源。

        1980年初,改革開放不久,市面有瓶裝液化煤氣凭証供應,從此,我家就棄用煤氣辣眼嗆鼻,燃燒後煤塵飛揚的蜂窩煤。改用瓶裝液化煤氣,配上電子打火煤氣爐,廚房變得亮麗光潔,灶台下面再沒有堆積烏黑的蜂窩煤,及助燃的木柴,液化煤氣火力强,燒水,炒菜,煮飯非常方便快捷。但那時還沒有送貨上門服務,必需親自前往煤氣供應站提貨,當年我家住在五樓,沒有電梯上落,靠人力把煤氣瓶提上去,十分費勁。到1980年化後期,煤氣管道化普及,我家也按裝管道煤氣,此後就免受提煤氣瓶上五樓的困苦。

5/16/2019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