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丈夫抛弃的60亿富婆去世了,告诉你一个戳心真相

2019-05-20 01:16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不山大叔(ID:ouba798);作者:山叔

很长一段时间里,杨幂=烂剧这个标签,都深印在人们的脑海里。

 

最近,她和霍建华主演的《筑梦情缘》一经播出,就不被看好。

 

但作为杨幂离婚后的首部作品,她在其中塑造的女主傅函君,是一个比较成功的角色。

故事背景在民国展开,人物设定为建筑师,杨幂饰演的傅函君,在民国家世显赫,含着金勺出身,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之骄女。但从步入学堂,初入职场,她便一再表明立场,先注重事业,绝不走包办婚姻。

毫无疑问,傅函君是一派追求自我的独立女性。

 

在山叔看来,这个独立的角色和杨幂本人,也是高度重合的。

毕竟,她曾一年接拍11部剧,怀孕7月都不休息,生子三月就复出工作。在和刘恺威的这段婚姻中,自始至终,独立自主,绝不依附。

 

你可以不喜欢杨幂,但你不能否认,在独立女性这条路上,她走的自信满满,风生水起。

 

近两年,女性的独立话题慢慢崛起。


《都挺好》中,姚晨饰演的苏明玉,在糟糕至极的原生环境中,硬是自己杀出一条“财大气粗,最能抗事”的逆袭血路。

《我的前半生》里,走路带风的唐晶,强大到比下去一众男性角色,将成天刷别人卡买包把半辈子押在男人身上的罗子君映衬的一无是处。

她们之所以深受喜爱,无非就是戳中了人们内心,关于女性独立自主的那一块敏感。

当我们在谈论女性独立的时候,究竟在讨论什么?

 

亦舒说:作为女性,要争取经济独立。

 

“我养你”这句经典台词听起来浪漫,可放现实就变了味。

 

山叔的朋友阿may,一毕业就和感情稳定的男友结了婚。身边的同学,有人努力考CPA考BEC各种证书,有人在一轮轮秋招春招中厮杀,有人钻研学术刻苦考研……

 

只有她,对未来毫无规划,每天日常,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和男友约会。亲戚朋友问起来,她只不在意的笑笑:和他在一起,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投资。

 

婚后,阿may的日常,依旧是插花逛街,相夫教子。但好景不长,几年后,丈夫出轨,她发现了,气到发抖,但更多的是意识不知所措,一直依靠对方,甚至不曾涉足社会的她,不知道和丈夫撕破脸后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只敢怒不敢言。

 

两个口袋空的人,腰挺不直,为什么呢?因为你会求人。

 

龙应台规劝安德烈好好读书时,并没有提到一个人优秀随之带来的金钱地位,只苦口婆心的告诉他,拥有人生的选择权,才是最重要的。

 

唐晶苏明玉们的一言一行都让人觉得爽快,是因为她们有能力,有底气。

 

同理,经济独立,不依附他人,是独立的开始。

而关于女性的独立,我听过的最好的答案是这样的:

 

有的女人,一生就像一把伞,一旦失去了主心骨,便散做一团。

 

可聪明的女人,会将自己活成一张四条腿的凳子,即使失去一条,也依然可以站立。

 

前不久,著名品牌湾仔码头水饺创始人臧健和去世,享年73岁。这个传奇女性,就是独立女性的最好例子。


穷苦出身的臧健和曾以为,遇上自己的丈夫,是自己一生莫大的幸运,那是一个来自泰国的华侨,在医院工作,风度翩翩,对她温柔体贴。

 

婚后不久,丈夫提出全家在泰国安定,并允诺回去后就将母女三人都接去,共享天伦。

 

对丈夫一向顺从的臧健和不曾多想,就点头答应。可这一点头,就是一个漫长的三年。

 

传统泰国人重男轻女,更是大行一夫多妻制。没生出儿子的臧健和早不被婆家放在眼里,丈夫顺水推舟的又在泰国娶妻生子。

 

照理说,夫家在泰国,家底富裕,臧健和即使扶首做小,下半生也是衣食无忧,远强过自己在香港苦熬过挣扎。

 

但臧健和却长了一身硬骨,管你给的是什么锦衣玉食,我宁愿头破血流,也要保住尊严,自己过活。

 

臧健和带着孩子毅然回到了香港,从语言都不通畅的手语交流,到在湾仔摆摊卖起水饺,她日夜不停地工作琢磨,同是水饺,臧健和做的,就比同行多卖出好几倍。

 

“水饺皇后”的名号传遍香港,企业上门合作带来商机,大名鼎鼎的湾仔码头水饺品牌就此发家。

臧健和将自己的人生,以离婚为节点,一刀划分。

 

前半生,她逆来顺受,将自己的幸福统统押注在一个看似靠谱的男人身上,而后半生的臧健和,一夜成长,找到自我,将自己活出了最好的样子。

 

《知否》里的盛明兰有言:若为了在男人面前争一口饭吃,把自己变成面目可憎的疯婆子,这一生多不划算。

 

无数次,女性的青春,生育权被充做婚姻里交换的筹码,这纵然应该批判。

 

可需知一个残酷的事实是,若你不证明自己的价值,就只能出售自己的价值。

 

当然,我并不喜欢近些年来,那些毒鸡汤中所谓的“女性独立”。

 

仿佛鼓吹女性独立,


就是要活成刀枪不入的灭绝师太;


就是要疯狂拼命的赚钱;


就是要超越男性后蔑视男性……

 

这些在山叔看来,有些矫枉过正。

 

有人说:呼吁女性发福利,不是号召女人一定成为最强的那个,甚至变成男人,而是成为平等的那一个。

 

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里,女性在大学校园里,就被教授如何谋求一段好的婚姻。

 

女性先锋凯瑟琳教授,永远都告诉学生:女性解放的关键一步,便是可以自主选择想要的人生,事业和家庭可以并重,不相矛盾。

 

这个观点,纵使是几多年后的现在,也不会过时。苏明玉和唐晶式的强大,不必非与婚姻冲突,和男性冲突。一位家庭主妇,未必就比一位职场女性来的轻松。

 

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实现女性思想人格上的独立。

 

独立二字,重点在“立”,不在“独”。

 

汪曾祺写《人间草木》里写: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

 

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

 

在山叔看来,真正独立的女性,可不就像这栀子花吗?

 

我的独立,并不为和任何人对立。

 

我就是要这样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人生。

转载自公众号不山大叔(ID:ouba798)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bZ_b4P82eGtT0aawRg9Q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