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温水煮青蛙 选举民主危机再思考

2019-05-20 01:47

相比于直接民主,代议制民主的情况会好些。这是因为与直接民主下大众直接决策不同,代议制民主在大众和决策之间增加了一道中间环节,即由人民选举产生的议员和领导人来代表人民履行政治责任。而议员和行政首脑通常比人民大众更了解政治,有更强的理性能力和实践能力,故代议制民主逐渐成为民主的主要形式。

然而代议制民主是否高枕无忧呢?显然不是。代议制民主从本质上还是建立在选举民主的基础上,因此不可避免会具有选举民主的固有缺陷。选举民主虽然与直接民主不同,属于间接民主范畴,但本质上都是透过公民投票来作出决定,只不过直接民主是投票决定一切事务,而选举民主只是负责选出扮演政治代理人角色的议员和领导人。既然都是投票决定,那么直接民主的所有缺陷,都会在选举民主过程中暴露。因此与古希腊直接民主下难以作出理性决策相似,在选举民主下同样难以选出优秀领导人,而且其领导人容易被民粹绑架,投机短视,经常瞻前顾后。

以许多人眼里的最先进民主国家美国为例,自建国迄今两百多年时间里,已经产生过45任总统,但能称之为优秀政治家的总统,屈指可数。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是因毫无从政经验、丑闻不断大跌全世界的眼睛。

台湾的情况同样如此,自民主化以来,有哪位总统担得起优秀政治家的尊称?李登辉的政治能力固然很强,但他不仅是威权时代遗留的总统,而且私心很重,埋下了台湾政治撕裂的隐患,贻害至今。陈水扁曾被以“台湾之子”的荣誉登上总统大位,可结果能力和政治道德皆有问题,不单加剧蓝绿对抗,而且自己还因贪腐入狱。马英九的情况同样如此,当初不知道有多少台湾人对他寄予厚望,他亦掀起“小马哥”的旋风,可结果他除了在任内让两岸关系达到1949年以来最为和平稳定的状态之外,他再次令台湾人失望,并因此导致国民党遭遇入台以来最大崩溃。现任总统蔡英文呢?她本来是以清新、务实的学者形象令人眼前一亮,并以“点亮台湾”、“解决问题”为承诺当选总统,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她已经迷失初心,再次沦为了令人讨厌的政客。

某种程度上讲,正是因为李登辉以来的民选总统治理失误,只知道加剧内耗,才让台湾错失良机,从二三十年前的“亚洲四小龙”之首跌到谷底,经济长期陷入低速乃至停滞状态,人民实际薪资二十年未变。所以每当台湾人将威权时代的政治家蒋经国视为最令人尊重的总统,回忆起他任内台湾经济的腾飞,人民“钱淹脚目”时,何尝不是对选举民主的一种讽刺?

更令人优思的是,因为民选领导人许多并非优秀政治家,造成政府治理存在诸多问题,难以有效及时解决现实难题,引起公众的失望,加之不少公民确实对参与政治缺乏兴趣,以至于作为选举民主基础的公民投票率愈来愈低。比如,近半个世纪里美国总统选举的投票率仅在50—60%上下浮动,这意味着当选美国总统只需要超过1/4的民意支持率,何以称得上全民民主?再如,1946年日本众议院选举投票率为72.08%,此后历次选举的投票率一直徘徊在70%左右,尤其是1993年改革选举制度后,其投票率更是下降到60%左右,折射出公众对政治人物缺乏信任。

这种情况若长期下去,既会导致未来领导人当选缺乏民意基础,以至于执政捉襟见肘,又可能诱使少数激进者趁机劫持所有人,更是会冲击选举民主的合法性。

延伸阅读:为什么说直接民主不可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