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会是下一个陈水扁吗

2019-05-20 02:47

“不管现任‘总统’连任,或新的‘总统’,假设、假设、假设是我,我在高雄上班不行吗?‘行政院长’在台北上班,‘总统府’不动。”——韩国瑜

从去年选举到现在,韩国瑜所讲的干话大概可以写一部新的语录了。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果去年选举期间韩国瑜的言论还可以被誉为接地气的话,那么在当选高雄市长之后,其言论自我膨脹的色彩就越来越明显。在近来高雄市议会总质询期间,韩国瑜身体力行诠释着“斗争求生存”的精神,与民进党等反对党斗得不可开交,寸土不让。这种表现和反应在一个蓝绿恶斗的政治环境之中,有它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泛用在所有情况中。当时代力量的黄捷质询韩国瑜高雄自贸区的具体计划时,韩国瑜表现得不屑一顾,并重弹“高雄发大财”的老调,令看客们一头雾水。事实就是的讲,时力问得并没有很出格,而是韩国瑜反应作了一些。

那么,韩国瑜知道自己一直在讲干话吗?

我想,作为一个台湾名校毕业的硕士,这点自觉他应该是有的。

那么,他不怕自己失去支持者吗?

不怕。因为能这样思考的,都不是他的支持者,他的干话都是讲给真正的支持者的,而他们也是韩国瑜膨胀的底气。

毋庸置疑的是,随着九合一选举的结束,韩国瑜的支持者必然会出现分化。一部分人因为胜选的目标达成,心满意足的回归到了沉默的大多数。而另一部分人则因为胜选带来的强烈快感,对韩国瑜寄托了更多的幻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死忠”。前者因为韩国瑜近半年来的表现,渐渐形同陌路,甚至表现出了反感,比如台湾的网红博主“馆长”;而后者则是现在“韩粉”的主要构成,将韩国瑜视若神明,惟命是从。

当一群人拥有了共同心理状态,群体便会形成,也会相应具有偏执、专横,易轻信简单的口号以及对领袖迷恋等特征。群体没有理性而只有情绪,这种情绪对领袖而言是一种资源,特别是在民选社会当中。所以如果要给韩国瑜的形象做一个勾勒,他毋庸置疑是民粹式的政治人物,擅长利用和煽动大众情绪。这种政客其实在台湾并不少见,李登辉、马英九、蔡英文和柯文哲都一定程度具有民粹式的特征,但集大成者当属陈水扁。

不得不说陈水扁的演说具有摄人心魄的效果,如果我是台湾人,在当时那种氛围中也会对陈水扁投射很多美好的想象。即便是坐实了贪污罪的今天,陈水扁依然坐拥大约一百万的支持者。这些支持者相信陈水扁是被冤枉的,也相信他那只只有在镁光灯前才会犯抖的手是重疾的证明。怀着对阿扁无限的敬仰,这些支持者可以将陈家公子送进高雄市议会,也可以让台湾整个司法系统对法外就医多年的陈家老子无可奈何。而为了争取这一百万的选票,谋求民进党出线权的赖清德甚至可以开出释放阿扁的政治支票。

时隔多年,即便是阶下囚,阿扁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盘旋在所有台湾人的头顶。有鉴于前辈的经验,韩国瑜并不需要全社会对他的支持,而只需要具有足够威慑力的基本盘。所以对韩国瑜而言,韩粉分化并不是一场灾难,反而是团结队伍的契机。角逐高雄之时韩粉的准确名称应该是“反民进党党”,它包容和吸纳了一切对当前台湾社会不满的力量。而在韩国瑜当选后,中间选民开始离开韩粉队伍,留下了农民、国民党死忠以及一些图新鲜的年轻人。韩粉的队伍的确在缩小,但基于近来美丽岛关于韩国瑜的民调,我们仍可以粗略估计出250万的规模。虽然这还不足够令韩国瑜轻松赢下2020,但却已经让其具备了左右政局的能力,要知道马英九和蔡英文的当选门槛也就是六百万多票。想想那份充满傲娇情绪的“韩五点”声明,韩国瑜将自己不能参选的理由归罪在了国民党没有准备好台阶,而国民党却只能吞下这记闷棍,积极配合并发明出一个有利于韩国瑜参加党内初选的游戏规则。因为有近三百万人认为,没有韩国瑜的党内初选,是一场不公的选举。

当然韩国瑜想要做到陈水扁那样屹立不倒,还需时间洗历以及诸多方面的操作,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是如何持续性的经营韩粉。对于一个怀揣野心却蛰伏十六年的政治人物而言,很难高尚到可以放弃现在所获得的一切。选民是民选政治人物的基本资源,无论是更进一步,还是裂土封侯,韩粉都是韩国瑜的重要依凭。为此他需要不断的进行政治动员以保证韩粉的活性,讲干话如此,参选2020如此,都只不过是动员的手段。但韩国瑜最大的不幸就是在当选后赶上了2020,使其与韩粉之间的互动关系始终绕不开“总统府”的红砖白瓦。可能一开始韩国瑜的意志是犹豫的,因为这涉及到对高雄的安排。一个最好的办法是等待最后三个月的国民党征召,这样韩国瑜可以请假参选,即便输了也不至于因为不在岗三个月而失掉高雄。但诸方压力令其无所遁形,4月底的挺韩大会将“黄袍加身”的戏码做到了极致。

因为有韩粉的存在,韩国瑜的参选动机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存在的。随着韩国瑜公开表示将对征询参选意愿的五人小组说“Yse, I do”,其参选意志也越来越明确。某种程度而言,并不是韩国瑜操弄了民意,而似乎是民意绑架了韩国瑜。这多少有点讽刺,但却是台湾的政治现实。民选社会在机制上有放大民粹的效应,而民主转型地区因为制度能力不足,会使民粹表现得更为明显。韩国瑜生在一个民粹的时代,他的某些个人特质满足了大众的需要,他懂得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也愿意顺应这个规则。尽管韩国瑜和陈水扁因为二十几年前的全武行而不和,但就“与民为乐”这点而言,韩国瑜具有陈水扁那样的在台湾屹立不倒的潜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